法甲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第二百一十九章:尊严!

2019-10-19 00:2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第二百一十九章:尊严!

在这一个信息化的时代,信息不仅拥有极快的传播速度,还拥有爆炸性的影响力量,尤其是在香江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现代都市所造成的冷漠与隔阂,让民众更倾向于络,在虚拟世界之中抒发现实的压力与真实的自我。

现如今,在这香江的络上,最为热门的话题是什么?

不是哪个当红明星的花边绯闻,也不是哪位大亨的风流韵事,而是一场直播,一场谁也没有料到的直播。

直播,作为时下最为热门的络产业之一,全世界都有普及,香江这走在国际前沿的大都会更不用说,直播产业的发展十分迅猛,并且与国际接轨,市场领域十分之开阔。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钟离在香江的影响力远不如内地,制度形态与地域文化之间的差异,使得香江人对于内地的了解很少,同样,内地真正了解香江的人也不多。

这一种隔阂,在络世界也没有得到多少改善,直播领域更是如此,双方连彼此的直播平台都没听过多少,更不要说什么主播了,钟离虽然因为实力过硬的缘故打破了这一界限,但影响力还是略有不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文化差异,社会形态等所建立的世界观,不是那么好改变的,现实接触不到,络宣传的力度再大,也无法改变那先入为主的原本观念。

但现在不同了,钟离不仅来到了香江,还牵扯进了那亚洲银行劫案,这原本就是热门头条的再加上直播所有的特殊效果,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一场风暴!

一场席卷香江的风暴!

在有心无心的宣传下,这一场直播迅速的进入了香江民众的视线,一人进入直播间的同时,也带动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同学,关系络的展开,将整个香江都带入了络,那些个媒体,更是早早嗅到了腥味,如今正发了疯似的抓着这免费的来源……

风暴,无可阻挡的风暴,浩浩荡荡的席卷而来,不仅是虚拟的络世界,现实也同受波及,一家又一家的媒体,毫无顾忌的将频道接入了直播间,甚至还派了专业的解说。

显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以为这只是一件单纯的劫案,直到……

“扑你个街啊,谁让你做的这?”

“你脑子给狗吃了,这趟水你都敢踩落去?”

“马上,转播其他,要不然你们统统给我滚蛋。”

“你们不想干了是么,明知道这大圈仔来我们地头搞也,还帮衬他?”

海上风起云涌,海下暗流汹汹,各方都有动作,但却无法影响到钟离,直播还在继续。

“啊康!”

陈国荣握着手枪,神色焦急的寻找与自己失散的警员,但却始终见不到一个同伴,远方的枪声与哀嚎,也不知何时停歇了,静寂幽暗的空间,不安危险的猜想,让他的神经已然紧绷到了极点。

“哈!”

忽然,一声猫戏老鼠似的怪笑响起,已失去冷静的陈国荣即刻回身射击,但却没有命中目标。

同伴不知所踪,敌人却无处不在,担忧,愤怒,不安,以及莫名的恐惧,让陈国荣逐渐来到了失控与崩溃的边缘。

“啊康!”

陈国荣再次叫喊了一声,但依旧没有得到回应,不自觉间,竟误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四周蓝光闪烁,一幅幅触目惊心的画面随之映现,赫然是其他警员遭受偷袭的场景。

“啊!”

“光哥,光哥!”

“陈警官,救我啊!”

“滚出来,你们给我滚出来!”

哀嚎声,悲鸣声,还有愤怒中透着无助的咆哮,在陈国荣的耳旁回荡,让他握枪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好在,多年的警察生涯,让他还保留着一份理智,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选择放弃,举枪一阵射击,将面前的壁纸打穿,随后腾身撞出。

“砰!”

翻滚撞出,来到了一处通道,陈国荣疾步前进,随后却又停了下来,因为他透过了上方的闸,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姐夫……”

“阿康,你撑住!”

看着身受重伤的孙康,陈国荣顾不得其他,急忙向闸上方赶去,可冲上去后,他又不由自主的止住了脚步,因为在他的面前,是……

八个重伤警员,被吊挂在半空之中,几人已经昏迷了过去,生死不知,剩下也是气息微弱,面色惨白。

“姐,姐夫……”

孙康是几人之中状态最好的,还能够勉强出声,注视着陈国荣,哭嚎一般的喊道:“救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这一幕,让陈国荣的内心,终是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双眼一片通红,向四周咆哮道:“你们是谁,出来啊,为什么……!”

咆哮,是愤怒却又无助的宣泄,一番怒吼过后,陈国荣几近崩溃。

此时,几道红光落下,照射在了他的面庞之上。

“呵呵呵

!”

一阵邪笑响起,让精神将近崩溃的陈国荣瞬时惊醒了过来,举枪指向那笑声来源的方向,却见到几个面上带着面具的人,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眼中满是猫戏老鼠一般的戏谑笑意。

“这帮王八蛋!”

“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他妈当初就应该把他们摁死在羊水里!”

“真应该让他们也享受一下被人当做游戏屠杀凌虐的感觉!”

几人的出现,不仅让陈国荣惊醒了过来,还彻底激发了众人的怒火。

这怒火,前所未有,就是当初对逼杀聂家人的陈军,众人都没有愤怒到这种地步,因为陈军再狠毒,再残忍,他也是一个人,逼杀聂家人,也是为了向聂人王报复,手段虽然极端可恨,为人不齿,但从人性上来讲,还算情理之中。

这几人就不同了,他们没有理由,不为恩怨,仅仅只是为了自己那扭曲的内心,变态的欲望,泯灭人性的进行杀人游戏,这挑起的已经不是简单的个人仇恨了,而是种族与生命本能之中对于自身的捍卫,那不可触碰更不可逾越的绝对底线!

屠杀,游戏性的屠杀,为了寻求刺激,满足欲望的屠杀,这挑战人性底线的行为,谁能够接受,谁能够容忍?

所以,所有人都愤怒了,发自于内心的怒火,真正的燃烧了起来,也让这一场风暴,变得越发的危险。

然而,在这风暴中心的关祖等人却不知晓,看着陈国荣那惊怒交加,甚至还带着几分惶恐的神情,他们很是享受的发出了一声欢呼。

无视掉陈国荣的枪口,关祖略有几分神经质的笑道:“你还没死,不代表你有本事,是我们没有玩够!”

听这透着一股癫狂的笑声,陈国荣紧紧握着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听此,方才还在发笑的关祖,瞬时将话语冰冷了下来,道:“我们是恨透你们这帮臭警察的人!”

说罢,关祖扯过一根吊索,跳到了陈国荣面前。

“放了他们!”

陈国荣即刻转过枪口,但投鼠忌器之下,他又怎么可能开枪,只能咆哮着做出威胁。

关祖一笑,根本不在意那枪口,道:“你先把枪放下!”

陈国荣眼神一凝,再喝道:“放人!”

“呵呵!”

见此,关祖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言,抬手一挥……

“哟嚯!”

上方的梁迈斯怪叫一声,直接扯开了一根绳索,一个被吊挂在的警员瞬时自半空中坠落了下来。

“不!”

“砰!”

一声巨响,那身受重伤的警员砸落在地,陈国荣惊叫一声,慌忙赶上去将他抱了起来,却见他口溢鲜血,双眼翻白,生死不知。

“天照,天照!”

战友的惨状,重创了陈国荣的内心,连关祖等人都顾不上了,抱着那警员痛苦嚎叫着,希望能够将他唤回。

“哦!”

“哈哈!”

“干得好!”

见此,上方的火爆,周苏,刘天三人却是发出了一阵怪笑,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我操你祖宗!”

“老子看不下去了!”

“不是已经报警了么,警方怎么还没有来!”

“主播,你一定要最后一刻才出现嘛,赶紧来送这帮畜生投胎啊!”

这一场景,深深刺激了直播间的观众,愤怒的谩骂一阵接过一阵,但奈何话语在此刻是这般的无力,根本影响不了局面。

“呵呵!”

关祖邪笑一声,望着拿枪指着自己却不敢扣动扳机的陈国荣,冷笑道:“我一句话不会跟你说两次。”

“你……!”

陈国荣双眼赤红,但最终还是放下了枪,道:“你想要怎么样?”

“我想跟你玩啊!”

关祖邪邪一笑,打量着陈国荣,说道:“你好像是警队的射击冠军对吧,枪械你最拿手,我就跟你比组枪,来啊!”

虽明知是玩弄,但陈国荣没有选择,只能上前,咬牙说道:“怎么玩。”

关祖取出两把枪,笑道:“这两把是你兄弟的枪,我们比组枪速度,看谁快,我和你赌两个……嗯?”

陈国荣低头看了看坐上已被拆开的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好!”

“哈哈!”

关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让坐在上方的火爆喊起了令,道:“听好了,一,二,三!”

话音方落,两人即刻动作了起来,但陈国荣却因为心系队友的缘故,精神状态紧张,反观关祖轻笑不断,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最终……

“你输了,呵呵~”

“不要!”

一声轻笑,关祖挥了挥手,陈国荣面色一变,但却阻止不了,只能看着两个警员自半空坠落而下,抽搐了一阵,再无声息。

这一幕,让陈国荣的面色瞬时变得一片灰暗,关祖却浑不在意,嬉笑一声,向上方的三人问道:“你们还有什么想玩啊?”

“我玩你麻痹!”

这满是嬉笑的话语,让不知道多少人砸碎了手里边拿着的东西,但几人却浑然不知,穿着绿色外套的刘天一笑,身手敏捷的自从上方跃下,向失魂落魄的陈国荣说道:“你不是警队的搏击教练么,我跟你打,二十秒之内,谁躺在地上谁就输。”

说着,还微笑着勾了勾手指,道:“我跟你赌两个!”

“好!”

已是赌徒心态的陈国荣没有太过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这一次,关祖做起了裁判,嬉笑着喊道:“预备——开始!”

话音一落,刘天便展开了进攻,陈国荣略慢一步,只能放手。

陈国荣是警队的搏击教练,刘天也是极限运动与散打的高手,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虽然因为年龄原因,身体在人生巅峰期的陈国荣,勉强胜过刘天些许,但他状态太差,体力也有消耗,所以……

一个分神,陈国荣绊到了倒地的队友,瞬时落出了破绽,刘天趁机攻上,一脚便将他踢到在地。

“哈哈哈!”

“再见!”

见此,上方的梁迈斯怪笑一声,又是扯开了两根绳索。

“不要!”

陈国荣嘶吼着冲上前,但根本来不及,只能看着两个同伴砸在自己面前。

“哟嚯!”

“哈哈!”

“你又输了!”

见此,周苏等人又是大笑了起来,刺耳的笑声深深刺激着陈国荣的神经,这曾经与多少歹徒搏斗的铁血硬汉,终于崩溃了,身躯无力的躬弯着,口中哭嚎道:“你们杀了我吧!”

“你不是很了不起么?”

关祖走了过来,嬉笑着说道:“说什么三小时内抓到你们,你现在跟电视上的表现差很远耶。”

已然崩溃的陈国荣,没有在意这嘲讽,甚至舍下了尊严,哀求道:“我求你们,放了他们,放了他们!”

“呵呵呵!”

听此,关祖笑得更是欢畅了,好一会儿过后,才向陈国荣说道:“跪下!”

“你麻痹!”

这一声话语,又一次刺激到了众人的神经,但陈国荣却没有言语,已然崩溃的他已经不在意这点尊严了,软软的跪倒在了关祖面前。

“哈哈哈!”

这副模样,让关祖感到十分愉悦,捂着小腹大笑了一阵,再道:“磕头!”

面对这般侮辱,观众的愤怒不用多说,但陈国荣却是木然,哭泣着向关祖磕下了头,不住说道:“我求求你放了他们,我求求你放了他们……”

这一幕,如此的悲凉,却又如此的震撼,直播间群情激涌的观众,瞬时陷入了沉默,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曾经如此骄傲,此刻又如此卑微的男人,舍弃自己的尊严,跪倒在一个罪犯的脚下,为了自己队友的生命,跪在了一个罪犯的脚下!

这一刻,众人的内心,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是鄙夷,还是钦佩,是愤怒,还是悲凉,复杂的纠缠之后,只剩下深深的尊敬,为一个战士,为一个警察,为一个男人。

直播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沉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火山爆发,毁天灭地之前的最后一刻平静。

这样的一颗平静,注定无法维持多久,就在下一瞬间……

“砰!”

一声巨响,紧闭的铁闸门被恐怖的力量踹开,关祖几人面色一变,转头向那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到幽深黑暗的通道长廊之中,骤然走出了一道人影。

安康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晋城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汕头男科
北京国丹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廊坊东大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