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街舞大赛激情燃烧帅气小伙演单手倒立秀图

2019-03-26 13:0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街舞体现的是舞蹈者心中想要的自由生活

“猫仔”

mental fusion团队代表中国参加R16世界街舞大赛

羊城晚报记者 李斯睿

“可能B-boy常常给人不太正经、乃至是游手好闲的感觉,但旁人不太了解我们的那股热情。其实从事B-boy挺难的,需要一种坚持,为了我们心中想要的那种自由生活。对别人的看法,我想跟他们说一下,我们是用自己的表达方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末坏。跳舞的人想法很天真,简单得乃至只有音乐和场地。”从2004年就开始接触街舞的“猫仔”道出了他们对这项运动的感悟。

B-boy是英文“breaking boy”的简称,指非常热衷于嘻哈文化的爱好者,主要是跟随上世纪70年代前期的嘻哈文化运动之人。B-boy利用节奏和肢体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或想法。这些具有特点风格的行为,通常被称为“霹雳舞”。B-boy通常也是霹雳舞者。

“外面有更大的舞台等着我”

“喂,你好,请问是‘猫仔’吗?我是羊城晚报记者,想和你聊一下关于你的街舞故事,现在方便吗?”

“好的,不过很抱歉,我现在正在上课,晚上咱们好好谈谈好吗?”

当记者在周日上午拨通“猫仔”的电话时,他正在给学习跳街舞的学生上课。

“猫仔”,今年24岁,潮汕人,2004年开始接触街舞运动,现时在深圳开办街舞学校教学生跳街舞。从业余舞蹈到现在作为一份职业去经营,从事街舞教学和表演的“猫仔”感触颇多。 “小时候跳舞的缘由其实很偶然,当时1间销售DVD光碟的店铺里正播放街舞的视频,那些旋转的动作深深地吸引着我。就这样慢慢地,我接触后逐步喜欢上了跳街舞”。

当时,街舞还不像现在如此普及,“猫仔”的街舞动作和技能更多的是靠自己领悟出来。“之前我在广州的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仓库和包装部上班,一干就是三年半,每天都是上班、下班,感觉挺枯燥,突然有一天感觉到这类生活不太适合我,然后就抱着玩一下、试一下的心态选择了舞蹈。”谈到从1名业余街舞选手到全职业街舞选手,“猫仔”感慨当时的选择多少带着一股年轻人的冲动:“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换换环境,希望能够走出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

“呵呵,我也幻想过外面好像有更大的舞台在等着我治咳嗽最好的药。”此时此刻的“猫仔”,回想起当初的选择并不后悔,他传达给记者最强烈的信息就是心中的那份街舞梦。现在,“猫仔”及其街舞团队主要的日常工作是教他人舞蹈,从1间不大的活动室看到,来这里学跳街舞的有小孩、中学生甚至成年人。“教课一般都在周末,因为来跳的都以学生为主。另外我们还会接商业的演出,但是演出不是常常有。还有就是自己练舞,跟团队一起练习、交流,一起为比赛去准备”。

“身旁人不太了解我们的热忱”

夜幕下的城市,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在舞动着身子,他们欢笑着、交流着,这一刻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候。而在一般人眼里孩子连续6天发烧正常不,似乎对街舞这项运动其实不了解。对此,“猫仔”希望得到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对,B-boy常常给人的感觉是不太正经,甚至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但旁人不太了解我们的那股热忱,以及我们心中想要的那种自由生活”。

虽然对街舞怀着梦想,但在记者面前的“猫仔”却要面对“柴米油盐”的生活压力,他觉得不管是从事具有挑战的街舞工作,还是在公司稳定地上班,这都属于一种社会和生活之间的平衡。

“做一个B-boy挺难的,不但需要一种对事业坚持的信心,更需要保持生计,所以做一个全职的B-boy是要考虑收入问题的。对别人的看法,我想说,我们是用自己的表达方式去做内心想做的事。舞蹈人的想法很天真,只要有场地和音乐就够了” 。

当记者问现在的收入能否保持生活和团队运作时,“猫仔”回答道:“之前还是有点困难的,不过现在可以保障平常开支了。”谈到这里,“猫仔”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足,他表示现在的稳定意味着未来更多的挑战。

延伸阅读

亚洲

嘻哈天王

潘玮柏

生于1980年的潘玮柏,从刚出道的音乐台新晋主持人,到歌手、演员和词曲创作者……他号称全能艺人,演艺界着名的跳街舞佼佼者,被誉为亚洲嘻哈天王。

前些年,由于舞蹈过于拼命,潘玮柏的脚部韧带受过非常严重的伤害小孩干咳怎么回事,使他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全力舞蹈。不过,他克服了脚伤,以拼命三郎的态度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另外,他还独创在一块与地面呈30度的斜坡上与舞者一齐起舞的方式,表演了一段可谓颠覆自我的另类无重力舞蹈。

近日,潘玮柏担负了由哈尔滨啤酒与央视体育频道合办的街舞争霸赛点评佳宾。谈到自己对街舞的兴趣,他谦虚地认为自己不是最出色的,“从街舞来讲,我不认为我是最好的,由于我本身虽然喜欢唱唱跳跳,但是并没有真正学过跳舞。我在演唱会有很多不同表演的情势,要自己去策划,同时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做。我觉得,大家在看的时候不要说这个动作好或者不好,而是看这个状态是怎样呈现的——那才是所谓的生命感。其实任何表演都是艺术,不管是说唱还是跳都是艺术。”

作为一个歌手第一次担任街舞评委,潘玮柏显得自信满满:“以专业角度来说固然够专业了,由于我们看的东西是国内外的,所以不会乱说的。”

踏上国际舞台,梦想终于实现

“有一次我练空翻时摔了,伤到膝盖,而且挺严重的,他们都很担心,那种很着急的表情让我很感动。”谈到与自己一起跳舞的团队,“猫仔”很欣慰,“练舞时队友会鼓励你,并给你一些自己没想到的灵感,这类分享的感觉就像一个家庭。”

目前,“猫仔”在深圳参加了两个街舞团队,第一个团队叫“龙舞者”,12名成员都是男生,“最初只因偶然的一次演出而彼此认识,随后便加入其中,到现在已三年了,得过大大小小的比赛冠军,而印象最深入的就是担负深圳大运会的开幕式表演嘉宾。”当时,为了能在大运会开幕式上表演顺利,“龙舞者”为此排练了近两个月,“当时放下了工作,为了这个开幕式的演出做准备,在两个月里大家都是无条件地付出,就算再累也坚持了过来。”回忆起当时的甜酸苦辣,猫仔脑海里还会显现一幅幅难忘的画面。另一个团队叫“mental fusion”,虽然加入这个团队仅一年时间,却让“猫仔”实现了之前的“空想”——2012年,mental fusion团队赢得中国赛区街舞的冠军,终究代表中国去韩国参加R16世界街舞大赛。这是“猫仔”第一次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李斯睿

分享到: